時煙時雨

【尊多】溯洄

章章短小。
私設很多。
可能ooc 。
更新不定。
後期可能會有善條跟羽張美人的劇情,怕我要坑先不tag~
以上都可接受就請愉快食用!



思緒彷彿沉於一片空靈深海,它安靜地浮沉。

那海也許是透明又也許泛著七彩華光,而海中有石板的記憶。

石板何時存在、為何而生、王又是為何被選中?

這裡是石板內部。

德雷斯頓石板隱藏著世界的秘密,無數人類終其一生意欲探知的真相皆隱於此,但周防全無興趣。

真要說為何的話,大概是因為他已經是個死人了。

貪、嗔、痴。

一切欲念所求在死亡面前似乎失去意義。

即使周防也困惑過石板的選擇,在十束死去的時光裡他甚至會夢見當年闇山光葉的瘋狂面孔。

夢中闇山帶著狂喜的表情拉出周防體內的火焰,力量離體的感覺如此清晰,醒來後深紅火焰卻依然盤踞在身體中蠢蠢欲動。

床頭一大片焦黑壁紙像猙獰不癒的傷。

以生命渴望的最終失之交臂,可有可無的卻強加於身,何其一齣荒唐大戲。

但如今周防僅剩意識存於石板,終於不必再克制隨時要暴走的力量。這般一想,周防倒也樂得輕鬆。

對於這種形式的生命延續,周防並無不滿,卻不意味周防喜歡這個世界。

因為這裡沒有他。

沒有十束多多良。

金髮少年在某一日闖入周防的視線對他微笑,從此如盛夏爬山虎密密麻麻纏滿心牆,不想理清,不能割斷。

周防不曾細想過十束於他的意義究竟是什麼,或許他也並不需要。

像魚渴求水、像雲追逐風、像是人類依存著氧——

他需要十束多多良,是如此理所當然啊。

石板中沒有時間的概念,大半光景周防什麼也不想,任思緒逸散在空氣裡。

就彷彿在Homes裡陽光暖融的午後,他在沙發假寐,吧台後草薙玻璃杯將玻璃杯擦拭得清透可見,而十束擺弄著相機,快門的清脆聲音便不時迴蕩在染上淡金的空間裡。

然後某一天,虛假的世界破碎了。

空間中陡然出現一道漆黑的裂縫,恍若山水畫上一筆過重的墨。「水」向著間隙傾瀉奔流而出,世界天崩地柝——

德雷斯頓石板正在崩毀。

「啊啊……這次是真的要死了吧。」周防這樣想著,意識旋轉著墜入於一片混沌。

外頭威斯曼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與德雷斯頓石板相擊,耀眼光芒蜿蜒四散,彷彿將滿的河海。

無上景色絢麗如畫,最耀眼處眾人眼前幾乎是一片純白。

刺眼的光芒逐漸如潮汐般褪去,卻在眾人回過神前異變陡生——

向前流動的時間先是定格,緊接著開始瘋狂倒退。

像人生結束的跑馬燈一般,破碎畫面一幕一幕閃現切換,明滅光影暈成洪流,不知過了多久,最終又清晰在一幅熟悉景色。

冷色青石磚砌成臺樓,淺碧小草攀附其上,建築一磚一瓦都彷彿染上歲月痕跡,轉角處佇立一塊鏽舊的看板,對面酒吧招牌迎著日光泛起淺淡柔光……

光明或暗影,平坦或曲折。

每一寸空氣都盈滿熟悉的氣息。

這裡是——

鎮目町。

荊棘與玫瑰 • 雙黑太中

OOC有 abo設定無生子 本人邏輯死私設一大堆請大家慎入。_(:з」∠)_ 原本想弄成簡體字然而我的手機怎麼也不讓我切簡體輸入法(´⊙ω⊙`)

正文:
煙花三月,春。

涼風輕拂,櫻花杏花粉白的花瓣彷彿繁星般綴滿天空,碧綠的春意早已無聲地蔓延至每個角落。

中原中也坐在桌前批閱文件,然而鋼筆筆尖抵在紙上暈出一大團的墨漬,顯然久久未曾動筆。

「中也 ——有——工 ——作——」

太宰拖著長長的尾音推開門的瞬間,鋼筆挾著勁風擦過他臉頰,深深釘入門板,尾端還微微顫動著。

太宰好看的臉皺起來:「嗚哇,中也是生理期來嗎。你像野貓一樣暴躁耶?」

中也拉緊了脖子上的chocker,直到清冷的氣息漫上鼻腔。

「少囉唆。」他不耐煩道:「什麼工作?」

瞥見中也不正常泛紅的臉色,太宰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,沒有繼續糾纏。

他走近幾步,微笑著動了動唇。

「殲滅組織?」中也挑眉,「我和你?」

「就我和你喲。怎麼樣,做得到嗎?做不到嗎?」太宰比劃著中也的身高,狀似無奈:「嘛,小矮人果然不行吧。」

桌子發出一聲巨響,中也握著拳頭惡狠狠地道:「啊——我知道了啦!所以你現在馬上給我從我的桌上滾下來!!」

太宰跳下桌子,笑嘻嘻地丟下一句「可別遲到喲」,就大搖大擺地晃了出門,還哼著亂七八糟的小調。

一副打算開溜的樣子。

中也咬牙切齒:「會遲到的是你吧混蛋——!」

他深吸口氣,從抽屜裡拿出了針劑。

空氣中零陵香的清冷和甜葡萄酒的醺然交織,濃濃淡淡。

/

中原中也,擁有著強大到近乎神跡的異能——重力操縱。

在幾個月前和太宰治聯手打敗了國外的异能者後加入港口黑手黨。

是個omega 。

和他搭檔的太宰治則是個beta ——至少中也從未在他身上聞過信息素的味道。

言歸正傳。

即使強大如中原中也也有無可奈何之事——發情期。

似乎是體質關係,抑制劑對中也的效果十分有限,大約就是勉強能夠使用異能的程度吧。

以這種姿態面對敵人無疑是非常危險的,更何況照太宰治的說法,今晚他們將面對的是整個組織。

只是中原中也從不是會退縮的人。

他垂下眼簾,拆开了抑制劑。

最近又回了無頭坑
臨也真的是很吸引人目光的一個人
任性  放縱  心機  寂寞

沒有練過字大家別嫌棄_(:з」∠)_